<span id="whgdg"><output id="whgdg"><nav id="whgdg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
    1. <ol id="whgdg"></ol>
    2. <ol id="whgdg"></ol>
      <span id="whgdg"><sup id="whgdg"></sup></span>

      1. <legend id="whgdg"></legend>
      2. 看電視
        聽廣播
        “少年也識愁滋味” 心靈蒙塵,一切真的那么突如其來?

       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5-21 10:32

          負面情緒不是沒有,只是他們傾向于選擇壓抑不提。沉默的背后,可能是親子、師生關系中存在溝通障礙。

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“媽媽對不起,這是我的決定”“為什么我干什么都不行”……近些年,多起青少年自殺事件引發社會關注,而一些孩子為世界留下的最后的只言片語,折射出他們鮮為人知的內心苦痛與糾葛。

          《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(2019-2020)》顯示,2020年青少年抑郁檢出率為24.6%,其中重度抑郁的檢出率為7.4%!吧倌暌沧R愁滋味”,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,已成為他們成長路途中的重要考驗。

          平日乖巧、懂事、聽話的孩子,怎么會突然想不開?成績棒、特長多、人緣好,這些外在“光環”為何不足以成為支撐其快樂生活的理由?在最后一根稻草降臨之前,一切壓力的堆疊是否真的毫無蹤跡可尋?掃除他們的心靈塵埃,也許還要從走進他們的內心入手。

          “乖孩子”的內心B面

          “我情何以堪吶!”當得知上初三的女兒被診斷為重度抑郁時,一位媽媽一邊對心理咨詢師淚流不止,一邊發出了這樣的慨嘆。她從懷孕起就閱讀大量有關育兒的書籍,女兒也從小就聽話、乖巧,可突如其來的“重度抑郁”四個大字,一下子將此前的認知顛覆了,自己所謂的“科學育兒”理念也似乎成為反諷。

          這位媽媽的反應并非個例,對于孩子的抑郁狀態甚至自殺選擇,很多家長的第一反應是詫異和不解:明明是在家里聽父母話,善于自我管理,在學校表現優異的“乖孩子”,怎么就突然抑郁了呢?

          曾經向青少年心理專家、天津耀華中學心理老師張麗珊傾訴過的一個孩子,道出了“乖孩子”們的內心B面:從小我就被各種要求,要謙讓弟弟妹妹,承擔著父母的期望,當好老師的小助手,成為全班同學的榜樣。有情緒時,我就告訴自己要忍耐!拔蚁氲揭钪,就得忍耐,直到哪一天我不再貪戀人生……”時至今天,張麗珊還記得對這個孩子最直觀的印象——一臉凄苦。

          “雞娃”風潮下的學業壓力、網絡和校園暴力、青春期的敏感多思、矛盾重重的親子關系……事實上,青少年的內心世界并非總是無憂無慮與歲月靜好,任何一件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小事,都可能成為誘發心理危機的導火索,遺傳和環境等不同層面的壓力疊加,也會使抑郁情緒一步步潛滋暗長。

          “乖孩子”的真實獨白告訴我們:負面情緒不是沒有,只是他們傾向于選擇壓抑不提。沉默的背后,可能是親子、師生關系中存在溝通障礙。據中國青年報《冰點周刊》報道,經常潛伏在年輕人“約死群”中的徐世海就提到,不止一個年輕人對他說過,日常煩惱幾乎沒有出口。一個18歲的男生告訴他,自己很少向人袒露心跡,父母覺得他衣食無憂,認定他無病呻吟,老師也常責備他。這些都使他自我懷疑,越來越敏感!八麄儔阂痔昧恕,徐世海說,“就像一個汽油桶,早已積滿了油,就差一個火星把它引爆!

          社會責任的過度綁定,也可能使真實情緒的表達變得艱難:一些“乖孩子”之所以不愿言說痛苦,恰恰是過于懂禮貌,太為他人著想,總擔心傾訴痛苦會給別人帶來麻煩;有的孩子認為,那些好的表現不是因為自己希望如此,而是為了取悅成年人;還有的人認為,自己的“不滿”想法是錯誤的,內心充滿自責……某種程度上,“懂事”只是壓抑不滿后的虛幻表象。

          然而,在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陳祉妍看來,阻斷求助渠道后,人會變得很脆弱,產生心理危機的風險也會增大。對青少年而言,壓抑負面情緒,全部由自我消化,很容易掉入過于絕對、非黑即白的思維路徑中,甚至把不屬于自己的責任也一并包攬過來。比如,有的孩子會認為父母經常吵架全是自己的責任,或者希望用努力學習來“換取”家庭和諧!岸际俏也缓谩,成為使不少青少年一步步陷入心理危機的典型認知誤區。

          心靈蒙塵,一切真的那么突如其來?

          當孩子直言“活著沒什么意思”時,你是不是會習慣性地顧左右而言他?在孩子多次要求轉學、認為自己“什么都做不成”時,你會不會只用一句“別想那么多”敷衍而過?

          事實上,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危機絕非一日之寒,從負面情緒的產生,到導致抑郁狀態,再到自殺念頭的萌生,在每一個階段,他們都會有一些值得被關注的反常表現。換言之,一切其實并沒有那么“突如其來”。

          對中國自殺問題研究長達數十年的專家費立鵬指出,90%的自殺者都提前表露出比較明顯的征兆!翱纯春⒆拥母觳踩グ!睆氖滦睦碜稍28年的張麗珊認為,青少年在自殺之前往往會有一些跡象,比如找各種理由不去上學、郁郁寡歡、食量銳減,以及把手指、胳膊摳到流血等自殘行為。因此,家長和學校應善于捕捉類似信號,而不是對此視而不見。

          此外,“真正要自殺的人是不會說出來的”也是一種常見的認知誤區!度粘I钚睦斫】50問》指出,人們往往更愿意相信一個表露自殺想法的人并不是“當真的”,而這種有意無意的樂觀和忽視,可能阻礙我們及時幫助那些深藏痛苦、想要自殺的人。

          而比起在問題逐步惡化后才加以重視,人們更應將對孩子的關注前移,及時了解他們的心理狀態!拔姨苛恕薄拔夷艹晒ν耆亲吖肥哼\”“我的人緣永遠都不會好了”……陳祉妍認為,當孩子表現出對自我的嚴重低估和對未來的悲觀時,其實就有抑郁的風險。此時,學校和家長就應有所警惕,必要時帶領孩子尋求專業的幫助。

          “這是好人還是壞人?”正如不少孩子在看電視劇時都會發出這句“靈魂拷問”,由于青少年的認知能力有限,對于事物的認知可能有簡單化、絕對化的傾向,容易使未成年人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。

          在陳祉妍看來,辯證思維的缺失,往往是由于成長環境給予的引導和刺激不夠。在日常教育中,應引導孩子從利弊等不同方面客觀、全面認識問題。她特別指出,“謙虛不等于抹殺事實”。比如,考試很成功,當然要感謝老師的教育和家長的督促,但孩子要意識到:這主要還是因為自己認真準備、冷靜答題。如果明明取得了好成績,卻認為這完全靠運氣,自己其實沒什么能力,則顯然是一種對自我價值的過度低估。

          如何幫助孩子走出困境

          許多缺乏自信、抑郁不安的孩子,背后都有愛把“港灣”變為“戰場”的家長。電影《伯德小姐》中,女主角的媽媽便是“不好好說話”的典型:孩子說想去更有文化的地方,媽媽便懟“我怎么會養了你這個自命高雅的人”;孩子希望申請美國東海岸的大學,媽媽則嘲諷“那兒的學校反正你也考不進,你連駕照都考不過”。只是不同于影片中女主角最終選擇跳車以示反抗,現實生活中,大多數“乖孩子”只會在內心失去對大人的信任,繼而默默關閉溝通的大門。

          “如果解決孩子的問題需要10次心理咨詢的話,很多時候,家長要來7次!睆堺惿涸谒摹肚啻浩诓幻悦!獙懡o男孩女孩的心靈成長書》中說,改善青少年抑郁狀態,家長是寶貴的情感資源,如果家庭能夠提供足夠的溫暖與支撐,便能幫助孩子抵御不少外在的刺激與壓力。但張麗珊發現,不少家長不愿改變自己有問題的價值觀、情緒管理和溝通模式,使孩子遲遲難以與家長重建信任,甚至會給問題的解決“拖后腿”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一個孩子因為抑郁而無法專注于學習,張麗珊告訴孩子的媽媽:“你們家孩子不是懶,是生病了,折合成肢體疾病,如同粉碎性骨折,所以現在千萬不要逼他!笨墒沁@位家長一回家后便唉聲嘆氣,哭著對孩子說“你已經把我折磨得生不如死了”“求求你了,好好念書吧”。這樣做,只會給孩子造成更大的心理壓力。

          張麗珊建議,在與孩子的溝通中,家長和老師要懂得察言觀色,說話時注意觀察孩子的表情反應。如果發現了明顯的情緒變化,就要引導孩子把情緒表達出來,而不是動不動就全面批駁、否定孩子的觀點和感受。陳祉妍也認為,“家長要學會適度地存而不論”,要相信孩子會慢慢成長、成熟起來,不必急于對其進行評價或引導。

          近些年,國家對青少年心理問題的重視程度不斷提高,也有越來越多中小學校開設心理咨詢室和普及課程。2020年9月11日,國家衛健委發布《探索抑郁癥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》,并確立了到2022年,公眾對抑郁癥防治知識的知曉率達到80%,學生對防治知識知曉率達到85%等工作目標。

          陳祉妍分析,引導學生參觀學校心理健康中心,開設心理健康課程,開展抑郁癥相關公益講座等,不僅可以教會孩子必要的心理知識,還在于它能讓學生對心理咨詢老師產生親近感和信賴感,降低對外求助的門檻。不過,目前不少學校還存在師資有限、課時不足、個人隱私保護等問題。

          對于學校心理咨詢的作用,張麗珊打了一個比方——“分診臺”。她認為,學校的心理咨詢室更多地是起到指引和分流的作用,比如提醒家長和老師要關注孩子的心理狀態,告訴家長孩子需要去醫院接受專業治療等。

          “我的好朋友得了抑郁癥,我該怎么幫助他?”現實中,不少心理咨詢師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。由于青少年心智尚未成熟,應對此類問題的能力有限,還可能受到抑郁情緒的感染,青少年互助可能存在較大風險。因此,陳祉妍提醒,遇到這種情況時,要通過日?破蘸托麄,告訴青少年:自己最應該做的,是鼓勵朋友去求助專業人員或老師。(任冠青)


        [編輯:劉婷]  

        關于我們 | 株洲市廣播電視臺 | 廣告報價 | 人才招聘 | 聯系方式 | 郵箱

        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658號傳媒大廈 官方熱線:0731-28663520
        Copyright (C)2010-2014 zzb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株洲傳媒網版權所有
        株洲地區第一視聽綜合門戶網 株洲市廣播電視臺主辦
        湘ICP備10022832號 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810495
        技術支持: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        久久av无码av高潮av喷吹

        <span id="whgdg"><output id="whgdg"><nav id="whgdg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  1. <ol id="whgdg"></ol>
        2. <ol id="whgdg"></ol>
          <span id="whgdg"><sup id="whgdg"></sup></span>

          1. <legend id="whgdg"></legend>